15楼财经 | 自称“转钱就给你办”美国名校的“联合国赵大使”其实是山寨的

这几个月,李玲(化名)的生活乱成了一团糟——无学可上的儿子随时准备跳楼,丈夫婆婆一直和她冷战,自己成宿、成宿的失眠,工作也极其不顺,“我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

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李玲的一个决定,让儿子小李转学去美国读大学的决定。但截至目前,不仅美国的转学没办成,儿子也没办法回到加拿大读书了。

更为吊诡的是,李玲发现自己找不到帮孩子办理转学事宜的赵林涛了。11月7日下午,李玲又拨打赵林涛的电话,没人接,跟着她又发了短信和微信,没人回复。十几天来,一直是这样的情况——电话不接,微信、短信不回,赵林涛整个人就像消失了一样。

“10月下旬发了一条微信让孩子去参加英语考试,这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李玲很懊恼,转给赵林涛的将近170万元看来是要打“水漂”了。这将近170万,是赵林涛当时承诺李玲的,要给李玲的儿子小李(化名)办理从加拿大转学到美国波士顿大学,“说好到美国上大三,不用考英语,也不看成绩。”

赵林涛,自称“赵大使”,她对外宣传职务有联合国公益亲善大使、联合国妇女署&“环球夫人”组委会委员、联合国周恩来和平博爱精神传承亲善大使、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亚太地区副主席等,“她说自己认识很多人,我家孩子的转学就是小事一桩。”现在回头看看,李玲才发现,自己上了赵林涛的当,“就是太相信她这些名头了。”

11月7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致电赵林涛,询问其联合国亲善大使等职务是由哪个部门授予的,以及帮助李玲办理孩子转学事宜的进展,赵的两部电话均无人接听。截止北青报记者发稿,赵林涛始终未回复电话和短信。

相识:自称能够办妥美国排名前100的高校入学事宜

赵林涛在外交公寓的办公室并不让人拍照

李玲是通过熟人介绍认识赵林涛的。彼时,在东三环外交公寓中的一间办公室里,戴眼镜、个头不高的赵林涛咆哮着冲李玲说,“我一天要工作20多个小时,我认识那么多人,你这个不是问题,你赶紧把钱转过来就给你办。”李玲承认,当时坐在那间满是各国国旗的会议室里,自己确实被“唬”住了。

“很强势的一个女人。”这是李玲对赵某涛的第一印象,“不让人说话,总说自己如何忙,每天只睡几个小时,认识多少人,办成了多少事情。”

当年小李的高考成绩不理想,李玲就送小李去了加拿大读书。读了一年多以后,李玲听说朋友的孩子去了美国读书,就又动了心思,想让儿子去美国读书,“美国的大学要更有名一些。”李玲说,其实最初他们就想儿子去美国读书,只是小李的英语不达标,才没能成行。

就在李玲想怎么托人找关系的时候,熟人介绍她认识了赵林涛,并告诉她“赵大使能量很大,认识美国那边很多人,你想办什么都可以”。

当李玲向赵林涛表达出自己的需求时,赵林涛一口就答应了,并称,她能够办妥美国排名前100的高校入学事宜。李玲还追问了英语成绩的问题,“我孩子英语不好,所以我特别问了这个问题。”李玲说,赵林涛明确表示不需要英语成绩就可以办理。

然后给李玲发过来了一份名为《委托申请美国学校协议》,北青报记者获取的该协议显示,甲方(受托方)为赵林涛,甲方为乙方所申请学校为美国波士顿大学和美国东北大学。甲方的权利和义务里则写有“甲方有义务帮助乙方获得至少上述一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录取通知书的入学时间为美国2019年秋季(2019年9月);如因乙方原因无法秋季入学的,甲方同意免费为乙方申请春季或冬季入学事宜。”

看到协议后,李玲提出,他们只想上波士顿大学本校区的商科,要把这一条加进补充协议里,“我知道波士顿大学有分校区,所以我特别强调要去的是本校区。”但赵林涛却始终没有正面回应过李玲的这个要求,她只是强调,“能办好”,还在聊天中告诉李玲,“需要协调政府”。

4月初,李玲按照要求将167.4万元分批转给了赵林涛,“都转入了赵的个人账户。”转钱的时候,李玲有点儿疑惑,为什么费用还有零有整的,赵某涛给她的解释是“根据美元汇率计算的”。不过这个细节也让李玲愈发的相信,赵某涛能够办成自己孩子转学的事情。

李玲提供给北青报记者的协议的显示,李玲转给赵林涛的是咨询辅导及代理申请服务费,共计248000美元,根据签订合同时的汇率计算出来就是人民币167.4万元。

李玲转账的时候曾将这笔费用备注为学费,但赵林涛对此不满意,她在微信上告诉李玲,这是服务费,备注错了。

4月5日,李玲问赵林涛是否联系好了美国大学的有关事宜,“因为当时孩子要决定是否回国。”李玲告诉北青报记者。李玲和赵林涛的聊天记录显示,当日下午2时17分,赵林涛回复“让孩子回来吧,美国会给他办好!”李玲满心欢喜地谢了赵林涛。

4月10日,小李从加拿大回国。

波折:“耽误了我找人的时间”

小李回国之后,李玲就开始焦虑,虽然她一直很肯定的和家人说,儿子转学美国上大学的事情是没有问题的,但她自己却开始失眠,只能靠吃药每天才能睡一会儿,“压力太大了。”

赵林涛顶着各种“联合国”的名头

但在她心里,顶着联合国各种“名头”的“赵大使”是“能人”,又认识那么多美国的官员,那么儿子上学的事情,对于“赵大使”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但随着入学时间的接近,还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李玲有些着急了,她开始催问赵林涛,但赵不是找这样的理由,就是找那样的理由,这时候,李玲的心里开始打鼓了,“我催她催得很急,几乎天天要和她电话、微信。”李玲说,赵林涛有时候接,有时候不接,信息也不是每条都回了。

这种表现让李玲愈发的开始担心了。儿子从加拿大回国后,就一直等待着美国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如果美国的大学无法入学,那么就面临着无学可上,即使再去加拿大,也必须从头再读,“前两年的时间和钱都白花了。”而这也是造成小李心态及其不稳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一个月又过去了,通知书依旧没有来,李玲知道美国大学秋季入学已经没有希望了,她失望地问赵林涛怎么回事,赵把责任都推出了李玲,称是她打款不及时,耽误了自己找人的时间,因此学校没有办成。

但此时,李玲的家里早就乱成了一锅粥,等了几个月的儿子情绪开始崩溃——随时想要跳楼,不得已家人得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丈夫和婆婆因为她让儿子回国的决定,已经开始和她冷战,甚至几天都不和她说一句话,再加上工作的不顺利,李玲开始成宿、成宿的失眠,即使是吃药,都已经无法入睡了。

她的体重急剧下降,情绪随时要崩溃,因为在外地,不能总去去赵林涛的办公室催促,她就时时微信、电话赵林涛,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赵林涛表示,愿意继续帮助小李办理冬季入学的相关事宜,“她说可以转学到美国大学直接读大三。”李玲又问了是否需要考英语,赵依然回复“不需要”。

李玲再一次选择相信。于是,赵林涛又发给她一份补充协议。补充协议中,李玲依然对办理学校提出了要求——希望给儿子转学至波士顿本校区读商科。可是这一次,赵林涛还是没有正面回应是否能办成。随后,双方协议将办理的最终日期更改为2020年1月。

9月底,心里没底的李玲又一次去了赵林涛位于外交公寓的办公室,希望拿到赵林涛签名的补充协议,但双方不欢而散——赵林涛始终在强调自己多忙,却不正面回应李玲关于孩子转学美国的有关问题,“就是说自己认识多少人,什么纽约市长、美国教育部长等。”

李玲提供给北青报记者的录音显示,赵林涛称自己在大学了当了13年的老师,“让你去美国,是对的,我给你讲,走这条路是对的”。

但对于李玲要协议的事情,赵却告诉她,“外事无小事你知道吗?我这是外交办公大楼,外事无小事,你没报备,使馆一旦查起来,查你、查我,你知道吗?”李玲说,赵林涛就是不愿意给她协议,所以一直在东拉西扯。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这段对话中,赵林涛反复强调,自己通过了联合国、美国教育部长、纽约市长、秘书长等各方领导,才帮李玲的儿子办成了转学美国上大学的事情,并称,李玲现在这样是失信行为,她只要打个电话,全球都能把李玲和儿子拉黑,“看你们还能出去(记者注:出国)不”。

但即使扯了这么多,赵林涛依然没有肯定的告诉李玲,美国波士顿大学本校区的商科到底能不能办成。

李玲无功而返——没有拿到协议,也没有得到任何承诺。

拖延:“不去考试,后果自负”

李玲这才明白,自己是被骗了,她后悔万分,“我怎么就能相信她的那些话呢。”十一过完,她开始找赵林涛想要回自己的钱,但赵林涛却表示,自己与李玲的协议是到2020年1月份,时间还没到,怎么就知道自己办不成?

她拒绝还钱的同时,在微信上给李玲发了一条要求小李去上海某培训机构参考英语考试的通知,并称,这是机构内部测试,等同于托福、雅思等考试,成绩可以替代美国大学的英语入学考试成绩,只要考过了,就可以去美国读大学。不仅如此,赵林涛还在微信中称,“如果不去参加考试,后果自负”。

李玲认为赵林涛是故意的,明明知道小李英语不好,一开始就说好英语是免试的,怎么现在又要开始考英语了?“她大概是觉得英语考不过去,即使她办不成,我也不能找她了。”

尽管话是这样说,但李玲还是致电该培训机构,详细询问了一番。“我当时想,如果真能转学去波士顿读大三,那我们就拼一下。”

但现实的骨感让李玲断绝了希望。据北青报记者了解,这家机构并没有国际转学业务,换句话说,即使英语成绩考过,也根本不可能直接去美国读大三,何况波士顿大学根本不是该机构的合作学校,英语成绩学校也根本不会认可。

此外,该机构的业务并不对个人,只对中介,“这个学生是中介介绍过来的。”该机构的一名咨询老师称,但中介只说要考试,完全没有提过转学读大三的事情,“我们没有办理转学的业务。”但她承认,培训机构的内部英语测试成绩在合作大学确实是被认可的。

于是,李玲在微信上质问赵某涛,“不是说不考英语吗?为什么现在又要考英语?”赵林涛没有回复,李玲又问,“就算考了英语,能办成转学到波士顿大学商科读大三吗?”赵还是没有回复。绝望的李玲在微信上大骂赵林涛是骗子,耽误了孩子,让她还钱,这一次赵林涛回复了,但她没提小李转学的事情,也没提钱的事情,只是一再强调自己“大使”的身份,自己认识多少人,自己办成了多少事。

赵林涛说的考试,小李没有去考。10月中旬,赵林涛再次发来信息让小李去参加上述培训机构的英语考试,并再次强调,“不去考试,后果自负”。

李玲直接发微信“骗子,还钱”。赵林涛没有回复。

调查:并非联合国妇女署的亲善大使 办公室被指与联合国无关

赵林涛办公室对面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的工作人员称其与联合国任何机构都没关系

10月中旬的一天,北青报记者前往位于东三环的外交公寓。据李玲提供的信息显示,赵林涛的办公室在这幢大厦中的14层。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该幢大楼的8层就是联合国妇女署的办公地点。对于北青报记者关于赵林涛“联合国妇女署&‘环球夫人’组委会委员”身份的询问,联合国妇女署的工作人员称,同事当中没有赵林涛这个人,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赵林涛的名字,“她应该不是亲善大使。”

工作人员称,联合国妇女署的亲善大使有海清、佟大为等人,赵林涛并不在其中,“一般来说,联合国亲善大使的名字都会在微博、网站等公布,如果在这些渠道没有找到,那么肯定就不是亲善大使。”

“我们的邮箱中也总是收到一些问询邮件,询问某人或者机构。”工作人员称,确实有不少人打着联合国的旗号。

随后,北青报记者前往14层。赵某涛的办公室的大门口没有任何的标识,进门后,是一条大约5米长的走廊,走廊的两边划分了办公室、会议室、卫生间等,北青报记者发现,走廊尽头右手的房间里放有一张双人床。

赵林涛的整间办公室超过了100平,进门右手的办公室门口挂着“大使办公府”以及赵林涛的名字。前面是大约10平米的会议中,一面墙的前面立着一些国家的国旗,国旗对面的墙上挂有各种联合国工作站的牌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属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办事处以及周恩来总理精神传播工作站的牌子。

自称工作人员的中年男子称赵林涛不在,并问北青报记者“是否有预约”。称“没有预约,‘赵大使’无法接待”。对于北青报记者关于赵林涛联合国亲善大使等“名号”是否真实,到底是哪里的大使,是由哪个部门或者机构授予的问题,工作人员表示,“她说自己是亲善大使,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具体情况得由她本人来回应。”

但他同时表示,不太清楚赵林涛什么时候会回办公室,也不能控制赵林涛回电话或者信息给北青报记者。

赵林涛办公室的对面,是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驻华代表。前台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对面是什么机构他也不清楚,但他能肯定的是和联合国的任何机构都没关系,“那边原来也是我们的办公室,后来机构的一部分搬离,就把那间办公室租出去了。”

当日下午,北青报记者没有等到赵林涛。之后,赵林涛也没有回复电话或者信息。

发现:多个称号来自花钱就能入会的“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

赵林涛获的所谓“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称号,右为自称秘书长的查尔斯李

在赵林涛提供给李玲的电子名片中,除了联合国公益亲善大使、联合国妇女署&“环球夫人”组委会委员、联合国周恩来和平博爱精神传承亲善大使、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亚太地区副主席等职务,赵林涛还获得过国际杰出无私奉献金奖(亚洲唯一获得此奖项得主),还是联合国特色小镇管理委员会亚太地区特派代表、欧洲华人华侨妇女联合总会中国顾问、欧洲中华医药同盟会中国区会长、中国教育“一带一路”生命工程工艺形象代言人、中国百记公益联合会高级荣誉顾问、国家教育国家化指导委员会荣誉委员等。

北青报记者梳理后发现,赵林涛所谓联合国周恩来和平博爱精神传承亲善大使、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亚太地区副主席、联合国特色小镇管理委员会亚太地区特派代表等职务均是由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授予的。

官网信息显示,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是在联合国官方网站上注册、美国特拉华州政府注册,美国纽约市、纽约州政府公证,中国政府驻美国大使馆纽约总领亊馆认证的,由全球杰出华人倡导发起的非营利性、非政府组织(NGO),其秘书长自称查尔斯李,是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的创始人。

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的网站页面上充斥着查尔斯李在参加各种会议、论坛时与诸多领导、专家等人的合影。但是照片的说明中,基本都是查尔斯李被“接见”。

11月初,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查尔斯李,但是他以在纽约为由拒绝接电话,称可以短信交流,在回复北青报记者的有关问题时,他承认赵林涛是“协会的人”,但他没有回复赵的那些“名头”究竟是怎么来的。

而在今年1月的媒体报道中,查尔斯李曾在朋友圈晒出英国查尔斯王子慈善晚宴、奥斯卡颁奖礼、股神巴菲特见面会、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演讲等不少高端照片,并称“我们就是联合国的,你交钱,交钱就可以入会。”

在查尔斯开列的价目表中,普通会员价为3000元,2万元当副秘书长,副理事价格为5万元,常务副理事10万元,副主席20万元。常务主席与分会主席价格最高,为50万元。那么以此算下来,赵林涛的几个职务可能需要的花费不超过50万元。

虽然查尔斯李一直强调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是联合国的下属机构,但北青报记者在联合国下属的众多机构中,并没有找到华人友好协会。而目前该认证在联合国官网NGO注册网页上的显示为“No search results found”。

另外一名自称华人友好协会的人士发给北青报记者一份资料,里面有参加联合国会议、外国元首活动、首相宴会等,费用从2万元-10万元不等。比如与英国现任首相共宴、合照需要10万元,而参加联合国会议不发言仅需要2万元。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份资料里还有“普通人考进哈佛等世界前十名大学的秘诀”,简单地说,就是聘请哈佛大学等学校的艺术类专业考官,对学生在美国罗德岛特训一年,然后通过艺考的方式进入这些著名大学。资料中称,“来美国学习、吃住行、名校录取费用共计10万美元”。

此外,纳斯达克大屏幕广告2万美元起;美国IPO、造壳、买壳上市等10万美元起;注册联合国、欧盟等机构及银行开户2万美元起;申请美国、土耳其、香港、北京户籍150万元人民币起。

追访:多个子虚乌有的“名头”在网上完全找不到

北青报记者又查阅其他一些机构的信息,根据欧洲华人华侨妇女联合总会官网信息,该会是由在欧洲生活、工作、学习的、遵守所在居住国和欧盟法纪、法规的合法华人华侨妇女社团、妇女个人组成的非政治性,非盈利性、非宗教信仰的群众团体,2005年由数位创会会长在爱尔兰注册。但北青报记者在官网上并没有找到中国顾问这一职务。

尽管欧洲中华医药同盟会在网络上并没有详细的链接,但5月6日江西中医药大学的一篇新闻中明确写道“4月28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郑亚峰处长携欧洲中华医药同盟会驻京办主任何宇锋等一行三人前来我校继续教育学院洽谈热敏炙培训推广工作”。这就是说,欧洲中华医药同盟会被官方认可的只有驻京办主任,而并非中国区会长。

按照网络上的公开信息,赵林涛“中国教育‘一带一路’生命工程工艺形象代言人”是中国幼教联盟工作委员会授予的,但北青报记者在网上并没有找到与该委员会有关的信息,百度百科也仅有关于该委员会的介绍,称其是“联盟性质正规机构”。

而中国百记公益联合会、国家教育国家化指导委员会等机构,则完全在网上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不过北青报记者以“赵林涛大使”为关键字搜索后发现,网络上关于赵林涛的最新消息是2019年5月11日,广州华夏职业学院新闻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5月9日上午,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终身亲善大使赵林涛一行12人莅临我校指导工作,并就列宾美术学院中国分院项目进行洽谈”。

实际上,在北青报记者的采访中,被赵林涛这些“名头”唬住的不止李玲一人,他们或多或少都给赵林涛转了钱,希望她能帮助办成某些事情,但最终的结果都是失望。很多人觉得“丢人”,并不愿意像李玲这样站出来。

如今,虽然一直处于崩溃之中,但李玲还在努力联系赵林涛,希望为自己的孩子要一个说法。

律师观点:赵林涛的行为已涉嫌诈骗

北京浩东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晓玲指出,赵某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收取李玲167.4万元人民币),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冒充外交人员身份,声称认识美国政府官员可以免试进入世界百强大学,利用各种带有“联合国”字样的“荣誉证书”取得李玲的信任)的方式骗取李玲巨额财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其行为已涉嫌诈骗。联合国华人友好协会若明知赵某涛会用给其颁发的“联合国”字眼相关荣誉证书去行骗,依据我国法律相关规定,该协会亦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张晓玲称,从目前的情况初步来看,赵某涛涉嫌以虚构事实的方法,使得家长产生错误认识并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如果属实,这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则显然构成诈骗罪且达到了“数额特别巨大”的量刑标准,建议家长及时报警。依据《刑法》第第二百六十六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关于诈骗罪的相关规定,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